>综合新闻>煤炭矿石>冶金动态

各路资本围猎铁矿石 中国钢协出面“降温”

来源:中国经营报 时间:2019年7月15日

       距离上一轮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,已经有十年的时间。
       进入2019年,受巴西矿难和澳洲飓风的影响,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超过50%,市场过度解读、资本进行炒作让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不断出面“降温”——铁矿石价格上涨难持续。
       各路资金集结
       从事铁矿石贸易多年的尚先生最近成为了朋友圈的热点人物。“现在朋友中,做基金和股票的人都来问我,铁矿石价格上涨是怎么回事?谁在推高铁矿石期货价格,他们是不是有机会进入?”
       “我们普遍认为是‘北上资金’在推高铁矿石期货价格。”尚先生说。
       北上资金一般是指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香港资金和国外资金。这种局面对于从业多年的尚先生而言,并不是第一次遇见。
       “2008年,国内释放流动性的同时,中国还没有铁矿石的期货,所以很多资金都在海外,如新加坡市场,炒作铁矿石期货。”他回忆,“当时,中国企业是可以在海外注册公司的,资金往来自由,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,很多都在海外成立公司,开设账户,用于铁矿石贸易。”
       然而,由于中国政府已经察觉到各路资本在围猎“中国需求”,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大宗商品被外资炒作,因而,对钢铁行业进行了整顿。
       2009年,上海市国安局对外证实: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因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在上海被拘捕。在此之后,铁矿石价格开始走向平稳,随着中国整顿钢铁市场,铁矿石价格出现了下滑。
       “这一轮经历后,很多资本都留在了海外。”尚先生表示,而这些外资在中国操盘的特点是,“每一次进出铁矿石期货的时机,都是海外主流分析对中国铁矿石需求表态的时候。”
       尚先生表示,本土的资金,“更关注钢厂的需求有哪些变化,能否支撑铁矿石价格。”尚先生的股票界朋友已经准备好出击铁矿石期货。从铁矿石贸易到钢材贸易,都是资本密集型领域。
       在山东从事钢材贸易的储经理正在面临“转行”。“现在做钢材贸易已经不赚钱了,因为各个地方都在淘汰落后产能,只剩下大钢厂了,而大钢厂只和大贸易商合作。中小贸易商已经无利可图。”
       但是他手上的资金并没有停留。“现在和我一样的贸易商,都在转行做钢厂上游的焦炭、铁矿石的贸易。利润还是很高的。”储经理说。
       在各路资本集结下,今年以来,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,上涨幅度达50%以上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表示,中国钢铁协会目前已在向国家有关部委以及监管机构反映行业、市场存在的有关问题,希望进一步加强调查和监管力度,规范市场行为,维护铁矿石市场正常的竞争秩序,促使铁矿石价格合理合规。
       被冷落的长期协议
       铁矿石价格上涨主要被提及的原因,是今年1月25日全球最大铁矿石生厂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Brumadinho地区的一个矿区1号尾矿坝发生溃坝。
       在淡水河谷向记者发布的信息中显示,淡水河谷正在积极处理后续,并开始换帅。
       与此同时,澳大利亚的天气问题也为港口运输增加了难度。
       “淡水河谷预计减产2000万吨,澳大利亚铁矿石预计2000万吨受到影响,这导致了供求关系被打破。”行业专家马忠普向记者表示,“而中国国内的需求出现了小幅上涨,原本钢厂在去年的盈利非常好,现在钢厂的利润已经转移到了铁矿石上游,从去年下半年到目前,铁矿石价格已经上涨了60%。”
      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,今年5月份,铁矿石采购成本升幅加大。1~5月份,国产铁精矿累计采购成本同比升高12.68%,进口粉矿累计采购成本同比升高18.80%。
      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5月份,全国生铁、粗钢和钢材(不含重复材)产量分别为7219万吨、8909万吨和10740万吨,分别同比增长6.6%、10.0%和11.5%;日产粗钢287.39万吨,再创历史新高,环比增加3.96万吨,增长1.4%。
       “预计下半年,铁矿石价格不会出现暴跌。”马忠普表示,“资本是逐利的,只要有空间,炒作不可避免。钢协是不允许铁矿石炒作的。”
       就钢厂与矿山签订长期协议后是否减少风险时,马忠普透露:“从2018年开始,陆续有钢厂不执行长期协议。”其原因是,“长期协议的价格成本偏高。在资金紧张时期,钢厂直接买现货,资金量小而且循环迅速。”
      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徐莉颖向记者表示,“2018年,铁矿石的现货价格比较低,但是长协一签就是一年,小长协的话也是按一季度一签,因为长协价格导致成本增加,因此一些钢厂就没有续签长协。”
       长协被认为是锁定价格和销量的重要方式,放弃长协则需要在现货市场随行就市购买铁矿石。而现货市场价格最容易随铁矿石期货市场价格上涨。6月之后,大连商品交易所的铁矿石期货不断刷新五年内新高,铁矿石现货价格也随之上涨。
       面对2019年铁矿石价格的上涨态势,宝钢股份认为,“铁矿石今年受巴西淡水河谷溃坝等事项影响,价格上涨较快,但随这些突发事项影响的逐步消除,铁矿石基本面从中长期看依然供过于求,且随着国内废钢逐步产生、电炉产能逐步对转炉产能有所替代等因素影响,未来铁矿石供给应不会成为制约钢铁行业发展的主要问题。”
       屈秀丽指出,中国铁矿石的供需没有发生根本变化,后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不可持续,主要是国外矿山产量已逐步恢复,国产矿呈增加趋势,钢企生产增速将逐步回落,下半年铁矿石可能是供大于求。

 

 

分享到:
主办:上海海事大学 中国海洋运输情报网 备案编号:沪ICP备05051501号